欢迎访问四川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河南 >

林逸不明白,自己執行的任務是那麼的危險

时间: 2019-04-10 23:45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林逸不明白,自己執行的任務是那麼的危險

"這是你去北非的酬勞。"林老頭從一塊包裹的很好的破布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兩張皺皺巴巴的百元大鈔遞給了一旁眼巴巴的看著他的林逸。
 
    林逸不明白,自己執行的任務是那麼的危險,自己的敵人是那麼的強大,委托人獲得的利益是那麼的豐厚到頭來自己的所得卻是那麼的少。
 
    老頭子是從哪兒給自己接的這些極品任務啊?每次都是九死一生,拿到手的酬勞卻是五十、一百,這還好,還有三塊兩塊的時候……每每想起這些,林逸都想哭。
 
    接過自己用生命換來的二百塊錢,林逸最想罵的就是,媽拉個x的!雖然他是個孤兒,從小就沒有媽。
 
    跟著把自己養大的林老頭學了十五年的功夫,讀了十五年的書,怎麼也算是個文武全才了吧?放古代那也是文武雙全的雙榜狀元了,卻被當做力工一樣的使喚……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
 
    听說城里面給人蓋房子一年還能拿好幾萬呢,自己每天死去活來的,一年也不過千八百塊……
 
    "老頭子,你不會是耍我吧?二百塊?我很懷疑你是不是在克扣我的酬勞?"林逸不止一次的懷疑過這件事兒了,可是老頭子和他穿的一樣吃的一樣,又不像有錢人的樣子。
 
    "有錢拿就不錯了,你以為現在的錢是這麼好賺的?"林老頭翻了翻他的鼓泡眼兒,沒好氣兒的說道︰"怎麼?不想要?不想要就還給我,我好久沒去村頭王寡婦家的小吃部打牙祭了。"
 
    "……"林逸很想狂揍眼前這個瘦干癟老頭一頓,但是他知道,自己動手的結果就是被揍。
 
    林老頭的功夫到底有多厲害,林逸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每次陪自己練功時,都沒有使出全力。就在自己的功夫提升了一個檔次時,卻突然發現,老頭子也提升了一個檔次,自己依然是他的手下敗將。
 
    "好了,這些年你也歷練的差不多了,那一件大事,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林老頭眼皮都不抬一下,盤腿坐在炕上,吧唧吧唧的磕著面前的一碟茴香豆︰"這個任務你做好了,一輩子就不愁吃喝了!"
 
    "真的假的?"林逸知道自己從三歲被老頭子撿破爛時撿回來開始,就跟著老頭子學功夫,學醫術,學外面的知識,就是為了去做一件大事,可是林逸卻很懷疑這個大事的酬勞究竟有沒有老頭子說的那麼多,一個任務可以吃一輩子。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林老頭又扔進口中一枚茴香豆︰"你去不去?不去我換人了?"
 
    "去,我當然去!"林逸心道,這麼好的事兒,傻子才不去呢!一個任務可以吃一輩子,自己以後可就不用這麼死去活來了。就算是龍潭虎穴,拼了也值了!
 
    "恩,那你去吧,你去松山市,鵬展集團,找一個叫楚鵬展的人,他會告訴你接下來要做什麼。"林老頭的嘴角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不過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接下了這個任務,就一定要做下去,中途可不能退出。"
 
    "為什麼?有危險還不讓人跑路啊?"林逸可不是那種一根筋的人,明知道會死亡的事情可是堅決不做。
 
    "小逸啊,老子養你了十五年,供你吃,供你喝,給你買筆記本電腦,給你買3g網卡……"老頭子眼楮一翻,喋喋不休的嘮叨了起來︰"讓你做點兒事你就這麼多問題,你別逼我!"
 
    "靠!"林逸听了老頭子的話就氣不打一處來︰"前三年你養我,六歲開始就是我做飯,我劈柴,我編草鞋賺錢養你,你也別逼我!"
 
    "你半夜偷摸用電腦看黃片,別以為我不知道!"老頭子一瞪眼,說道︰"這是你逼我說的!你還對著電腦……"
 
    "好吧……我去……我不跑路,行了吧?"林逸老臉一紅,沒想到自己做的這麼隱秘的事情都被這老家伙察覺了,真他娘的丟臉。再讓他說下去,指不定會說出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來。
 
    于是,在林老頭的威逼加利誘之下,林逸背上了行囊,踏上了北上的火車,不遠萬里的趕到了松山市,這座現代國際化的大都市。
 
    坐在火車上,林逸就在想,自己以後得把黃片加密一下,隱藏在電腦系統文件夾里,做那事兒的時候,也得眼觀六路耳听八方。
 
    不過,對于這一次的任務林逸還是很期待的,這種一個任務就能退休的好事兒,林逸可是做夢都想要的,雖說從林老頭的話中可以感覺到,這個任務似乎不簡單。恩,不簡單才有挑戰性嘛!
 
    "啪",坐在林逸對面的一個麻子臉男人拉開了一罐易拉罐裝的可樂,然後將拉環隨手扔在了桌上。
 
    男人身邊的一個小平頭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將拉環給拿了起來,放在手中擺弄,擺弄了幾下之後,忽然大叫道︰"哇!哇!哇塞!一等獎!"
 
    平頭的聲音雖然在喧鬧的火車車廂中顯得不是很大,但是坐在附近的旅客都听到了,紛紛向他看去。
 
    麻子臉自然也不例外,看到平頭手中的拉環正是自己剛才丟下的,頓時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給我,這是我的……"
 
    "什麼你的?哪兒寫你名字了?"小平頭一把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將拉環緊緊的攥在了手中,一瞪眼道︰"你名叫一等獎啊?"
 
    "不是……我不是叫一等獎……那個一等獎的拉環是我丟的……"麻子臉見小平頭長相凶惡,有些膽怯了起來,不過卻又不想失去自己應得的東西,于是戰戰兢兢的說道。
 
    "你也說了,是你丟的,你既然丟了,那誰撿到就是誰的了。"小平頭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
 
    "哎,你這人怎麼能這樣呢?"麻子臉頓時急了,對著自己對面的一個旅客,也就是坐在林逸左邊的一個眼鏡男叫道︰"這位先生,您看起來像一位學者,您給評評理,哪有他這樣的啊,這不是耍無賴麼?"
 
    "誰耍無賴了?"小平頭也不樂意了,也側頭對眼鏡男道︰"師傅,你說說,這拉環應該歸誰?"
 
    "唔……"眼鏡男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猶豫了一下說道︰"我是一位大學老師,既然你們兩個都信任我,那我就給你們評評理吧。"
 
    "您說,您說!"麻子臉和小平頭都紛紛點了點頭,一臉焦急的看著自稱是大學教師的眼鏡男。
 
    "按理說吧,這拉環是這位大兄弟從飲料罐上拉下來的,東西應該是他的……"眼鏡男說了一半,麻子臉就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來,而小平頭頓時急了,剛想說什麼,眼鏡男卻擺了擺手,阻止了他,繼續道︰"不過呢,既然這位大兄弟已經把拉環丟掉了,又被這位兄弟撿到了,那就應該屬于後來這位兄弟的了……"
 
    "可是您也說了,那拉環是我的……"麻子臉听了 眼鏡男如此說,立刻哭喪了臉。
 
    "依我看,不如這樣,你們兩個就平分了這獎吧,這樣誰也不吃虧!"眼鏡男建議道。
 
    "分啊……"小平頭听後,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說道︰"行,那就分。"
 
    大概小平頭也是覺得自己的理有些站不住,所以才答應了眼鏡男的這個建議。而那邊的麻子臉呢,也是看到拉環就攥在小平頭的手里,自己要是不答應,有可能毛都撈不到了,還不如分一半呢,于是也點頭表示同意。
 
    "好吧,既然你們都同意了,那就分了吧。"眼鏡男拿過了麻子臉手中的易拉罐看了看,道︰"這上面寫了,一等獎是十萬元,扣掉百分之二十的個人所得稅後剩余八萬元,但是鑒于領獎比較麻煩,你們兩個誰去領獎,就給另一個人三萬塊錢吧,然後自己去領獎,你們看這個主意怎麼樣?"
 
    "行!"麻子臉是能拿到點兒錢是點兒,于是直接同意了下來︰"你給我三萬吧,然後你去領獎!"

(责任编辑:314127396)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www.1008pv.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四川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23129944为你服务